[译文]英国政府资助论文将强制提供开放获取

原文 RCUK announces new Open Access policy
译文发表于Yeeyan 24/07/2012.
翻译原因:自身相关。

2012年7月16日

英国研究理事会于今日(2012年7月16日)公布了一项关于开放获取的新政策。根据由Janet Finch教授(英国女骑士Dame)领导的全国工作小组在扩大研究成果出版物获取途径的调查结果,该政策支持并显著改变了现有研究委员会在(出版物)开放获取问题上的相关政策。

英国生物技术和生物科学研究会主席Douglas Kell教授评论道:“扩大现有研究成果的获取途径能显著推进各种科学研究的进步,确保英国在这些领域的领先地位。我很高兴地看到研究会改变了政策,确保了更多人能够获得这些领先研究(成果)并用于推动知识经济的增长和英国更广泛的福利。”

英国研究理事会影响小组(扩大其影响的工作小组)主席和英国研究理事会在开放获取问题全国工作小组的代表,Astrid Wissenburg博士评论:“由于研究理事会将公众财富投资到研究,理事会应全力推动研究成果对公众的开放。这不仅仅是对其他研究者,还包括潜在的商业使用者、非盈利组织和各公众领域、以及普通民众。在其他的基金会(HEFCE高等教育资助委员会、DFID英国国际发展部、和Wellcome基金会)的协同努力下,(针对所有这些基金会资助的项目,)该项新政策明确指明了一个可持续的、可负担的并透明的研究成果开放获取的发展方向。”

这项新政策规定,所有在2013年4月1日之后提交发表的成果,如果其通过同行评议的论文结果来源于全部或部分由英国研究理事会(包括其下所有的7个分会)资助的项目,(论文)就必须发表在符合理事会开放获取政策的刊物上,标明资助的详细信息并提供获得相关数据、采样和模型的途径。

政策详细规定了判别期刊是否符合开放获取标准的方法。政策允许通过(作者)支付来提供开放获取,也允许在强制版权期后将文章放入特定方向或研究机构的数据库来提供获取。并且,当需要付费提供开放获取时,该政策强制使用普通创造性贡献协议(CC-BY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license),该协议在标明原作者的前提下,允许其他人修改、继续开发和发布在该协议下发表的成果(包括商业目的的)。

英国研究理事会将提供对英国各高等研究机构、独立研究机构和研究理事会下的研究部门提供资助来支付那些开放获取的费用。同时,各研究机构也应建立并维护自己的财政来资助发表。研究理事会将和各研究机构协商确定开放获取支付的细节并建立合适的机制确保资金的运作。和其他的资助基金一起,我们将密切跟踪这些政策,查看其效果已确保实现开放获取的最终目标。

Advertisements

[译文] 血与钱

Eliza Strickland

副标题:日本的自动取款机已经在扫描你的血管了。这是否是通向无现金和无卡时代的开始呢?

原文 Eliza Strickland. “Blood and money,” IEEE Spectrum, vol. 49, no. 6, pp. 32-37, June 2012.
译文发表于Yeeyan 15/07/2012.
翻译原因:扫描手掌血管易识别身份的ATM系统,着实让我吃惊了一把。


日本一桩极为臭名昭著的ATM诈骗案发生在一家位于群马县丛山之中的高档高尔夫俱乐部内。2004年,包括一名俱乐部员工在内的一伙小偷于更衣室内安装了些微型相机以获取俱乐部会员衣柜的4位密码。当会员出去“交际”时,他们便打开会员的衣柜并用扫描装置复制他们的银行卡。

这些坏蛋将卡片磁条上的信息复制到空白卡片上。然后就在ATM机上测试这些复制卡,检查有多少会员将衣柜密码也用作他们银行账户密码。结果是:很多。当警察最终在2005年1月逮捕这7名小偷时,他们已经从300多名受害者那里窃取了3亿多日圆了(近400万美元)。

在日本这样守规矩的社会里,如此大的ATM诈骗案是大新闻。而在2005年,这起发生在高尔夫俱乐部的案子只是当年801起ATM案件中的一件,而在 2003年还只有90件。案件数量的突增震动了日本政府,他们要求银行去想办法对付ATM诈骗并命令银行自己掏腰包去赔偿受害者。银行于是向高科技公司求助,比如日立和富士通。结果发现,解决该问题的办法早就有了。

如果将你的手掌放在强光前面你会看见如网状的众多蓝色血管缠绕着你的手掌直至手指。这微妙的血管分叉和分布对每个人都是唯一的,和虹膜上的纹路以及你的指纹一样。日立和富士通都已经花费了多年研究如何商业使用血管分布识别身份。

在这项生物技术帮助下,日本的8万多台ATM机已经做到了当前能达到的防骗最高级别。并由于该技术的效果非常好,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比如巴西、波兰和土耳其(以后还会有更多),最近都将日立和富士通的血管扫描使用到他们的ATM机上。根据欧洲ATM安全小组的报告,发生在2010下半年的ATM诈骗已经达到2300万欧元。在美国,由于安全系数低的磁条卡仍在广泛使用,ATM诈骗据损失估计更大。尽管每年诈全世界骗损失的具体数值难以统计,McAfee的安全专家Robert Siciliano估计至少每年1亿美元。

能消除ATM诈骗已经非常厉害了,但这项技术的支持者还有更具野心的计划。少部分银行已经不再使用密码。有一家大胆的日本银行甚至在准备让他们的客户彻底抛弃卡片。这些改变都将我们推向了研究者们所憧憬的未来预想:你可以通过在商店扫描你的手掌来购买糖果。这种景像现在还只能在科幻中看到。实现这种生物识别支付系统的技术挑战是ATM认证系统所不能比拟的。但是工程师们正开始解决这些技术难题,预示了我们正走向人类文明的另一个里程碑:对使用了多世纪之久的货币实现更高层次的抽象。


一排排灰色的ATM占满了京都银行处理中心大楼的第6层。要进入这里,访问者需要用他们的临时身份卡刷开至少6道安全门,并且他们只能带入一支笔和几张纸。在这里,银行的技术人员会为他们在京都地区的1000多台ATM测试新程序和安全软件。

京都银行的执行经理北山裕司(Yuji Kitayama)带领着访问者走向安装了日立生产的手指血管扫描的ATM。“为了应对泛滥的ATM诈骗”,北山裕司说,“日本所有的银行都开始从磁条卡转向使用嵌入芯片的‘智能卡’。但京都银行希望用更多的安全技术来保护他的顾客和名声,所以我们使用了手指血管扫描。”

这并不是最炫的技术,但是个进步。这种生物装置能被很容易地集成到机器中。顾客也不用显著改变他们的使用习惯。当插入银行卡后,会有绿光提示你将手指放入一个集成在ATM机上的塑料槽。近红外光束会从槽的两边照射你的手指,同时槽底的相机会拍摄你的手指血管并和你注册的血管记录比对。如果比对成功,显示屏会在一秒内提示确认,你便能输入密码和继续你的交易。京都银行从2005年开始使用这项生物技术。到现在已有300万客户选择使用该技术。

北山裕司接着解释到,一旦银行决定添加一个生物系统,他们会系统地比较各种可用技术,考虑它们的安全程度、准确性和易用性。除了血管扫描,其他的可选技术还有指纹扫描,声音、面部和虹膜识别。指纹扫描看起来是是明显的方案。该技术非常成熟,指纹扫描仪也很便宜并易于使用。不过它还不够安全。“指纹很容易被伪造”,北山裕司说。连混事的侦探都知道如何从表面提取指纹。老道的窃匪可以用硅胶或橡胶复制指纹。

并且,如果所有的方法都失败了,我们知道铁了心的罪犯会将手指真地砍下来。前几年马来西亚发生了一起严重案件,一伙小偷将一人的手指砍下来来偷他的奔驰车,因为该车装了指纹识别点火系统。顾客会由于这种可能性而拒绝使用。“银行不希望给顾客制造任何危险情况”,北山裕司很婉转地说。

声音和面部识别技术很便宜也很好用,但他们还远不够成熟。感个冒或者糟糕些的光都能毁掉它的精确性。虹膜扫描需要一个相机精确检查眼部的微观结构。这种系统很安全也非常精确。但是它需要顾客很小心地将脑袋对准并保持睁眼。北山裕司说,该认证过程对于那些只想尽快取钱然后走人的银行顾客来说显得慢了些。

反过来看,血管扫描很快而且足够精确。北山裕司指出:“手指的血管也非常难被盗用。”即使一个小偷真的把人的手指砍下来,要达到目的他还需要保持该器官的血液流通。


日立和富士通的系统都使用相同的基本运行原理。在你体内流淌的血液都含有血红素,正是它们将肺部的氧气运输到全身的各个组织。送回到心脏的血液则包含去氧的血红素,它们能吸收近红外波段的光。手掌的其他部分则会让近红外光通过。所以用近红外光照射手掌所产生的图像上,较暗的细线表明了血管(吸收光则暗)的位置。

两个公司的系统选择照射手掌的不同位置:日立选择手指,富士通则选择手掌。他们的光照方式也不一样。日立让光透过手指以在另一侧成象。富士通则用传感器记录没有被血管吸收而被手掌反射回,遍布整个手掌的光。

在日立公司,该技术最先起源于公司的医学成像研究实验室。后来他们的金融服务部门才产生了兴趣,因为他们的分析员们认为该技术对银行系统会有帮助。但是医学研究小组的相机不能产生足够清晰的图像来完成可靠的身份识别,所以最终该挑战落到了图像处理小组身上。他们能否将该研究转变成可用产品呢?

日立中心研究实验室坐落在东京郊外的一片绿葱葱的园区内。他们的首席研究员長坂昭夫(Akio Nagasaka)演示了这个挑战。他展示了一张图片,显示了一个幽灵样的灰色手指被模糊点缀的血管包围。他指着手指较厚也较暗的部分说:“图片上的光线分布一般是不均匀的。传统的图像过滤方法并不足以解析血管(分布)的模式。”

对于具体他的小组是如何解决该问题的,長坂昭夫不愿多说,毕竟,这是一个版权技术。不过他和他的小组所发表的学术论文暗示他们并没采用指纹分析的传统技术。并没有去比较纹路里的细微差别(他们称之为细节结构)。相反,日立的小组发明了一种搜寻纹路的方法来对付模糊的灰色图像。该方法用软件扫描图像以寻找黑色暗点(血管部分),然后逐像素地跟随这些暗点以尝试构成线条。当程序尝试足够长的时间,它就能给出一个血管的(分布)模式。

该小组已研究如何使用CMOS传感器来减小光学系统的体积。他们正在研究的下一代传感器将只有15毫米×10毫米的大小,和女人的指甲一样大。另一项令该技术更具商业可行性的突破,長坂昭夫说,是建造一个开放式单元。该单元能从两侧照射手指并从底部用CMOS传感器成像。银行认为该方法更易于使用:“你可以看见你将要放手指的地方,并且你知道那里并没有口香糖残留物,”長坂昭夫解释道。

除了卫生,另一个重点考虑因素就是隐私。调查显示用户并不希望银行持有他们的生物信息。并且,如果黑客真的渗入了数据库,这项生物系统的实验只能就此结束了。至少为了那些账户被窃的用户——他们并不能重新获得一套血管纹路。所以日立发明了一个叫做卡片匹配的系统。用户的银行卡存储了生物特征,这样传感器所拍摄的图片是和卡片(上的数据)比较。富士通也是用了类似的系统,这样用户就不会失去对他们的生物信息的控制。如果卡片被盗了,即使是最老练的黑客也很难获取生物信息。这是由于卡片被配置成只能读入ATM的传感器数据,而并不会将数据传到任何外部机器(译者:这样岂不是更容易被黑,造一个永远返回ATM匹配成功的卡片即可了。。。)。


在将来我们是否真的把我们的血管特征当钱包用从而丢弃我们的银行卡、信用卡、借记卡、会员卡、密码、驾驶证甚至钞票?这将会是个商业革命同时带给消费者巨大的便利。不过研究者们的态度仍然是皱皱眉头说这日子还远着呢。尽管如此,富士通所进行的研究看起来已经非常像迈出了通向这目标的第一步了。

在富士通于川崎市的研究总部内,生物统计研究主任新崎卓(Takashi Shinzaki)拿出了一个比手掌大一些的盒子。他把他的手掌放到盒子的上方同时用三个手指按下了一个发绿光的面板。这样,盒内的传感器就能收集他的手掌血管数据,同时面板也收集他的指纹信息。富士通于去年公布了这个“多模型”系统。

这样的复杂系统在现在使用血管信息的ATM上还不需要。那些系统依靠一对一匹配,传感器收集的数据仅和保存在银行卡上的信息比较。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技术,系统只需要验证声称是你的人的确是你。不过如果我们要抛弃所有的银行卡和密码,那就需要一个能将客户的信息和存入系统的所有客户信息相比较的系统。这就是一对多比较,比一对一比较复杂得多。在这里,系统必须能快速并精确地获得你的生物特征并在不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在后台数以百万计的可能匹配中找到你。并且,这必须在一到两秒内完成。

富士通在搜索时间上取得了重大进步。在富士通实验室,新崎卓的软件能在1.34秒内从500万预存记录中正确搜索出他的记录。“我们正在设计一个能搜索1000万用户记录的系统,”他自豪地说。

新崎卓这样解释该系统的高速:该系统将他的三个指纹和手掌血管信息融合,然后计较并抛弃所有和他的指纹或手掌血管纹路存在巨大差别的记录。“使用该预选择我们能很快地将可能目标从500万缩小到1万,”他解释说。然后,一个更精确但较慢的比较程序将仔细地匹配这些剩下的记录以找到新崎卓的记录。这个过程大量使用了并行处理技术。所有的比较工作别分配到富士通的7台服务器完成。

技术并不是这里唯一的挑战。在银行和用户同意将他们的钱和生物信息放入这个超前系统前,他们都需要反复确认系统的可靠性。所有使用生物信息系统的银行现在都是用一对一的匹配方式,只有一少部分在土耳其和巴西的银行勇于放弃使用密码。但现在有一家日本银行敢于迈出这勇敢的一步,踏入无卡取款的世界。今年九月,大垣共立銀行(the Ogaki Kyoritsu Bank)将引入一套使用富士通技术的ATM系统。使用该系统的客户不使用银行卡,而使用他们的生日、手掌和一个密码来操作他们的账户。为了获得这些便利,用户需要放弃一些隐私信息。因为没有了银行卡,用户的生物记录都需保存在银行的中心数据库内。

研究者认为这样的系统会变得更普遍。在富士通,新崎卓发现日本在2011年的三重灾难——地震、海啸和核泄漏事故,让30多万人流离失所。他们中的很多是在恐惧中逃离他们的家园。“很多人丢了银行卡并且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新崎卓说。“如果那时我们有一家银行能仅靠生物信息工作,那么银行就能在那时继续服务这些顾客。”

新崎卓补充道,日本的银行确实帮助了这些顾客,即使他们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很多银行能提供最多达10万日元,”他说。但在这混乱的灾后处理中,少部分不诚实的顾客设法到银行获得了不应属于他们的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血管扫描系统将能很快的将他们绳之于法。

如果生物技术更广泛的使用取决于说服银行,那么这样保护银行免于诈骗损失的好处将是最好的卖点。并且日立和富士通都致力于提供更快和更可靠的(生物特征)比较。日本人或许将成为世界上最早将钱包融入身体一部分(他们的血与肉)的民族。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博主。】
[This translation is freely published here for the purposes of study and pleasure. If there is any copyright conflict, please contact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译文]让更多的货币蓬勃发展

原文 Birch, D.G.W., Let a thousand currencies bloom, IEEE Spectrum 6.12, The future of Money Special.
译文发表于Yeeyan 01/07/2012.

科幻小说家曾经幻想有一种银河间通用的货币以帮助地球至半人马星座范围的商业流通。但实际上,我们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大量专门货币正不断涌现。随着手机成为人类的必备随身物品,货币们将使用电子的流通方式。

看起来在你能想到的任何地方,你都能发现这种被未来学家称为转变信号的迹象。再隔个一代人,这些转变将成为比科技革命更重要的变革。

当你仔细思考,你会显然地发现钱是一种技术。它不是自然原有的,而是一种后天创造的工具,并决定了事情的运作方式。它是一种明确定义了的标准,正如互联网标准、铁路运输尺寸规范或汽油中的辛烷含量。并且,它可以变化。

更重要的是,钱和其他的技术一样,展现了它们对世界不可预知的影响。正如历史学家David Edgerton在《The Shock of the Old: Technology and Global History since 1900》(Profile Books, 2006)(来自过去的震撼:1900之后的技术与全球史)一书中所述:随着技术在文明中的延续,后人使用它们的方式往往和技术发明者所设想的截然不同。这个事实提醒着所有声称自己知晓新技术所将带来的后果的人。

现在,一些社会变革显著改变了人们的交互方式,并随之改变了人们如何、为什么以及何时使用钱。而钱这门技术也正逐步跟上这些变化。我们还无法预料这些金融技术的创新所将带来的后果。只有当它们发生了我们才能知道。不过我们可以做些合理的猜测。尽管钱最终可能会彻底变样,但我相信钱的变革所带来的影响将至少和几世纪前纸币的出现一样深远。

当然,人类社会已经经历了几次金钱技术的变革。比如说用于记录早期英国皇家税的计算木“split tally”。计算木在1066年诺曼入侵后不久就开始使用并一直沿用到1826年(我们英国人还真是守旧的一撮:-) indeed!)地方官根据税收评估向地方征税然后将征得的税款寄送给国王。为了保证实际税收数目和评估数目的一致,税收评估的数值将用刻痕记录在一个木片上(即计算木)。然后将这个木片分为两半,国王和地方官各执一半以确保税收评估的双重记录。当税款到达时,地方官必须将税款和计算木同时上交以和国王的记录比对。

这项技术运作地很好。计算木很小但可长期使用(有一些被保留至今),容易保存和携带。它们也很容易使用,不认字也能懂(那时候基本没人认字)。并且,它们也不易被篡改,地方官甚至国王都不能在没有另一半的情况下改变数值。

计算木很快找到了另一种没有被预见的用途。国王常常等不到征税完成就要立即用钱(一般来说是需要和法国或苏格兰交火了)。于是他会将他手中的那一半计算木用低价售出。购买者等到税收完成时则赚取差价。这实际上是将这一半计算木当成了定期国债。这个市场也随之迅速发展。比如说一个布雷斯托(英国南部城市)的商人购买了一块在约克(英格兰北部城市)征税的计算木。以将这块计算木兑现,他必须亲自到约克或者减价将其卖给愿意远行的人。逐步的,一个本用于记录数据的货币技术演变成了一个繁荣的市场。

类似的,手机是当今的计算木。在技术和社会需求的驱动下,它将衍生出不可预知的用途。我相信,这些改变将是革命性的。

在日本和韩国,使用手机付款已经存在了近十年了,已成为手机的标准功能之一。在三月,日本1/6的商店购物由手机支付完成。人们也是用手机支付账单和交通费用,公司则用它推广有回报的客户积分。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一部分的商户使用这项技术,只有1/3的顾客会使用该技术,但逐步它的发展就增速了,走出了一条我们技术爱好者乐于见到的冰球棍认可曲线(即加速上升曲线)。

发生在非洲的变化则更为惊人。肯尼亚现在已经是世界上使用手机付账模式最为广泛的国家。(我应当指出,我所就职的公司,Hyperion专业咨询,曾为他们的手机付费工程M-Pesa提供服务。)他们的M-Pesa工程发起于2007年,其发起机构并非银行,而是他们最大的手机运营商Safaricom。英国的国际发展部也提供了帮助。手机网络的15,000,000用户可使用它们的手机在参与该项目的28,000多个店铺内为他们的账户存钱。他们可以使用建立在短信机制之上的一个应用程序转账。当他们需要购买商品时,他们只需发一条短信给对方、商店或者银行。然后相应的款项就从他们的账户内划走到对方。

肯尼亚1/3的国内商品现在都由M-Pesa交易。并且参加该项目的商业种类也十分惊人。这些都大大超出了项目发起者的预料。农民购买牲畜的运输保险,酒吧实行无现金运营(避免了抢劫),商店在晚间只用手机支付以保证晚上的安全,只能网上操作的存款账户——所有这些都得益于这项新技术。

成功的原因之一是由于肯尼亚的很多人没有银行账户和信用卡。如果要将一笔钱转到一个偏远乡村,你也许需要使用快递运送——导致昂贵的运输费用。服务的发展已经证明这点。在2007年其运行的第一年内,该服务就吸引了5,000,000用户和43家肯尼亚的商业银行。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国家正在建立类似M- Pesa的网络。

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也开始行动了。在英国,一个于2007年基于政府命令建立的金融机构联合体——支付协会(Payment Council)正开始着手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移动支付体系。在法国,手机运营商和银行已经联合起来建立了一个近距手机支付系统。将手机靠近一个携带特制芯片的支付设备即可付费。在德国,手机运营商决定抛开银行单干。在美国,谷歌正和Sprint(手机运营商)与万事达一起建立谷歌钱包,同时 AT&T, Verizon等其他运营商正打算建立一个Isis移动钱包业务与之竞争。还有其他的一些移动支付方式正在墨西哥、俄国、越南等国家兴起。

所有的这些都让人们再次谈论起无现金社会。的确,现金很贵。比如说,美国的研究显示运行一个现金系统的代价,包括印刷、回收、安全运输、填充自动设备等的费用,已达到全年生产总值的1%。研究还显示一次现金交易的边际费用是借记卡交易的两倍。

现金的非直接成本也很巨大。2011年,缅因州威斯康辛大学的Edgar L. Feige和福罗里达州Jacksonville大学的Richard Cebula的联合研究发现,18~19%的可报税收并没有上报到联邦政府,产生的损失接近5万亿美元。司法部估计在2008年,1/5的税收损失来源于隐藏在海外的离岸账户,剩下的80%则是由于没有上报的现金收入。

许多国家都认识到了非现金交易必要性。在荷兰,很多商业街已经实现全面非现金交易。很多超市的纯现金支付窗口限时开放。瑞典的政府和工会已在合作减少流通的现金量。工会希望通过去除商店和银行内的现金以避免职工(公会成员)在抢劫中被打伤或射伤。政府则希望减少警察的工作量。

因此这些都促使手机成为现金的一种替代物。使之成为可能的技术也终于成熟了。它的兴起来源于已有的商业驱动(现金的成本)和社会动力(穷人使用现金的代价更大)。正如塑料卡片和网络让我们能更容易地完成商业支付,手机将很快让我们能容易地支付其他个人。

那么,让我们假设手机终将取代金钱。几年之后,你将能使用你的手机支付沃尔玛、你的窗户清洁工或你侄女。在这个世界,美元和欧元间的兑换,甚至包括飞行里程、脸书信用、谷歌钱包和任何其他的金钱替代账户间的兑换,将仅仅取决于手机菜单内的一个选择。引入一种新货币的代价将一下消失,任何人都可以做到了。金钱的未来,将不再是银河间通用的单一货币。(我们已经知道这些,因为我们甚至不能让单一货币在德国和希腊间工作,更别提蓋尼米德[木卫三]和库楼七[半人马γ]了。)相反,我们可以预计将来将不会只有几百种,而应该是几千种甚至上百万种货币。尽管政府也许会反对,但他们不能阻止这种趋势。

这听起来一定很疯狂,正如我们的祖先看待纸质货币一样,但其实真的没什么。如果想像钱包中有一百多种货币并且可乐自动贩卖机有一百多个投币口当然是疯狂的。但是想到你的手机电子钱包和广泛的市场选择,你的手机和可乐机定能很快协商出一个货币交换汇率以自动完成交易。

类似的,我不希望随身携带一百多种信用卡和会员卡,但是我的手机能支持无数种。所以当我走入星巴克,我的手机能自动选择星巴克的程序并傻瓜式地完成交易。当我走向下一家商店,手机能选择相应的信用卡以简化交易。

谁希望发行这些新货币?至少,公司希望。当Edward de Bono在1994年写IBM Dollar: A proposal for the wider use of “target” currencies (IBM货币:一个关于更广泛使用专门货币的提案)的时候,他已经在设想比尔盖茨的继任者们将迫使格林斯潘的继任者们失业,因为公司能比股市(我想应该是美联储)更高效地发行货币。即使我有微软的Moola钱,而你希望要三星的Shekel,谁在乎呢?反正我们的手机将完成兑换。

另外一个显然的货币发行机构将是那些自然构成特定货币区域的社区,比如由地域、政治和法律、或者特定公众行为划分的社区。在南部伦敦,我们已经有 Brixton镑了。它是一种由当地商户管理并可和正常英镑兑换的电子货币。项目推动者认为它推动了当地经济,反对者则说它是另一种交易壁垒。不过无论如何,这都说明了地方社区对货币的影响。

货币技术对货币供应量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不过,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认为这个系统需要有一个中央政府来确定每天的货币量。相反我认为会出现各种不同的交换配置来适应各种不同的货币。

这些货币将跟随传统网络货币的发展,并发展出比里程更广泛的推广和回报方式。它们将不断融合和演变,形成一系列的私有货币以提供使用者更多的支付方式并使得交易更高效。有些货币将专注于交易,一些将用于金融稳定,甚至有些仅仅是为了寻乐子。但长远来看,它们都是有益的。

手机将改变货币。它们提供了一种方便的交易方式,并因此触发一轮新的货币演变。这不是坏事,而是进步。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博主。】
[This translation is freely published here for the purposes of study and pleasure. If there is any copyright conflict, please contact the author of thi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