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哝几句印度学生的实习申请信

最近收到好几封印度大学本科生的实习申请。虽然我不能也无意于收他们,可还是会忍不住读一下信并看一下CV。有时候实在是啼笑皆非,则回封信反讽一下。里面有好多问题呀,忍不住列一下,当年我是否犯了呢?

1. 最根本的,没搞清楚写给谁,写给我这个RA显然是白费功夫啊。我已经没耐心每封都回了。
2. 不知道我是谁,上来就Dear Sir的。都不知道我是谁,还发给我干嘛。很没礼貌哦。
3. 上来就说Prof.的,嗯,我不是Prof.,你说我是我也不高兴。
4. 好像都会装个样子所读过我的啥文章,呵呵,搞笑的是,一个印度学生说读了我的一篇中文文章。我回信问他是如何读懂中文的,显然没后文了。。。
5. 嗯,说读了我的一篇关于硬件设计的文章,然后说要跟我搞人工智能,牛头不对马嘴,专业都没对上。
6. 满封信都是说到我这实习对他有什么好处,只字不提会对我有啥好处。搞半天我提供钱让他来做针对他的公益。
7. 嗯,邮件是html格式的,然后所读我文章那一段的字体和其他正文不一样(粘的太明显了吧)
8. 用Google doc给我个CV的共享地址。进去一看,这个CV已经有上百号匿名访问了(你到底发了多少封信?)
9. 最后一段来一句I request you to provide this opportunity which would be very helpful to me.为啥你能request我?估计英文没学好。

给花换盆土

像我这种不善照顾他人的家伙实际上是不应当养植物的,但是上任住户偏偏留了棵白鹤芋给我。我猜是白鹤芋,Google之后的结果。在我手下已有一年半了,经历了长期不浇水和浇水过多,长期不施肥和施肥过量,原来的花都谢了,叶子也被我剪掉小一半(参看《怎么办?我是个动植物杀手》)。现在居然还活着,生命之顽强令我惊叹,也算是有缘,遂决心对她好点,说不定什么时候再开个花呗。不过,估计这是妄想,不死掉已经是造福,争取活着留给下任吧。

去年年底回国,为了不让她再次经受长期受冻和缺水的苦难,把她搬到了实验室并勒令师弟定期浇水。呵呵,结果发现,隔了一堵玻璃墙就是同实验室英国同事养的白鹤芋,那长得叫一个壮实,实在惭愧。由于对比实在明显,此英国同事和我现任老板居然在照料屋内其他植物的同时帮我浇水和施肥,还小声责怪师弟照料不周(误以为是他的)。从国内回来后,十分愧疚,于是决定,给她换盆土吧,于是就有了一翻折腾。

换土其实是早该做的事情。原来的盆子已经很小了,花的根都长出来了,而我太懒。但是,怎么换呢?首先,哪里搞土和盆子呢?

搜索了好大一番,意识到,这室内花卉的土还不是一般的,是需要密闭发酵一段时间来去除土中的虫卵。不然土里生虫子实验室就遭殃了。我显然造不出这样的土,从室外花园里挖一坨来定会有虫卵,也行不通。只能买了。不查不知到,英国居然还就有卖土的,而且还很多。这种花卉用土叫top soil或compost soil,也就是表层土。大超市和专门卖家居用品的超市(比如Homebase)就有。有很多牌子和不同的发酵过程。一般都是10L到50L一包的,价格也很便宜。

花盆也是个问题。英国的盆子底下都没孔(是的,我没说错)。这里的室内植物一般用套盆,也就是植物种在一个有孔的小盆,然后放在一个套盆里。套盆就是超市里卖的那种盆子,没孔但内部会有一个内撑以放套盆。浇水过多的话,水会留在套盆里。太多了,就需要把内盆取出然后把套盆里的水倒掉。不过超市里面的内盆都很小,还是塑料的,我就直接用原来的大套盆了(其实是我犯傻了,以为没孔也可以)。但是,花盆没孔对大多数植物来说都是不可以的,光靠盆口的空间并不能提供足够的氧气给根部,同时浇水过多也很难发现。所以,折中的办法是手动打个孔(没错,打个孔)。

总之,在一个周末,在学弟的帮助下,我把土给换了。其实,当我把她从原来的小盆里拔出来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其实那个小盆里面塞满了根,基本已经没有土了,再次惊奇于她的顽强!然后,又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抱回家,硬是用改锥、钉子和锤子钉出了个孔来(不容易呀)。

现在,她仍然被摆放于实验室,因为那里的阳光足些。终于,过了一个多月,现在叶子比以前绿多了。不过,旁边的那位已经开花了,何时我的能开个花呢?那样就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