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想的失望

    冲动是魔鬼。我快忍受不了我一月份买的联想IdeaPad S10e了。
    尽管我也认为联想收购IBM笔记本电脑部门是中国企业的一件好事,但是他也许真的会毁掉一个牌子。
   
说说这个IdeaPad
S10e,280多镑,黑色,10寸,Atom1.6G,和一本杂志一样大的电脑,很轻也很好看。刚买回来的5个月都是很好的,但是从第六个月开始,风扇
开始撕心裂肺的叫。好吧,我承认我向来属于虐待电脑的人群,电脑长期不关,但是5个月就能将一台电脑的风扇老化掉也太快了一点。
   
一个月前我拆开电脑,胡乱拧了拧,风扇不响了。这也是我对付臭名昭著的T43风扇的办法。我的T43每每开始怪叫,我都会拆开电脑擦擦风扇,一般都能让他
安静半年以上。但是这个办法在S10e上不奏效。两个星期前,S10e又开始怪叫。没办法,我几乎把S10e的主板都给卸下来了。S10e显然仿造了
T43的风扇,是一种连体式的散热结构。金属散热片将CPU盖住,然后内部的散热管道连到风扇。看起来就像一个涡轮。但是,别人IBM
T43是将散热结构用凝胶和缓冲棉粘到CPU周围,然后再拧上。S10e却仅仅用了垫片,也许用了点凝胶,我没拆开看。(不老松才怪呢)好吧,基于螺丝松
了产生共振的假设,我将风扇再次拧紧到主板上,好像又不叫了。
   
今天,又是两个星期后,我终于崩溃了。它又叫了!这回拧螺丝也不太管用了。而且,我发现风扇在叫的时候,机器有点像死机。CPU占用率很低,但是除了鼠标
之外,按什么都没反应。但如果我碰一下风扇,迫使风扇停下来,系统会立即恢复正常,但是风扇明显发热(显然,学过电机的都明白)。我猜,这个S10e固件
中关于风扇转速控制的部分优先级比操作系统还高,风扇不到转速操作系统就死了,一直等待?这个也太过了一点。T43无论怎么乱叫电脑使用还是正常的,这个
S10e风扇乱叫我还不能不管了。
   
我快没办法了。这个S10e就有点像鸡肋。买它是为了出去玩的时候用的,但是我现在却不能控制它的风扇何时发作。解决风扇的唯一办法,就是主动散热不让风
扇启动,这就意味着,不能老让CPU占用率100%,我还不能把机器给装起来,让主板直接裸在外面自然散热,看起来我就像用300镑买了一个嵌入式系统的
实验板。恩,下周我再买一个无线鼠标和键盘,这样他的键盘就能卸下来,长久的直接散热。天,笔记本成了台式机,还是类似一个实验板接一堆外设的那种。
   
我在想,就这样它还能坚持多久呢?几个月,说不能过两星期它就崩了也说不准。下一个我该买一个笔记本还是直接买一个台式机?其实我的老T43还是很坚强
的,3年多了,每天10小时以上不关机,除了每半年左右逼我拆一次还没别的要求。如果再买笔记本,难道我去买苹果?要知道我属于排斥Mac的人群。
    至于联想,我的三台笔记本,从联想昭阳,IBM T43到S10e,我也算忠实的用户了。下一次买联想我一定要调查一下它的风扇。

附几张图:

S10e的主板,左边的两个大片子,上面的可能是桥或者是显卡,不太确定。下面的那个小一点的长方形的是Atom的CPU,好小啊。

主板的反面,这面上面就是键盘。

还有那该死的风扇,看见了那个涡轮结构了吧,T43的缩小版。

  

Advertisements

休息,休息一下。。。

    最近常常有这种想法,忽起忽落的。今天不想干活,俗话说,债多不愁还,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硕士期间两篇挂名的文章都在今年45月份出版了,一篇计算机工程一篇计算机工程与科学,都是核心,感谢珍哥,都是他的功劳。
    在英国的第二篇论文被接受了,international synposium of SoC, tempere。4页纸,不过是poster。有办法还能优化一下,准备下周操作,放到最终版里去。到现在为止的两篇文章结果都不太理想,一篇变成short,这篇poster。还须努力。
    上两个星期在写第三篇,投哪先不说了,万一不中就不好玩了。写的昏天黑地的,到了临给老板的时候,居然发现了有技术问题,差点就要跟老板说再延一周。不过还是按时给老板了,给了之后才发现电路又写错了,嘿嘿,看看老板看不看得出来,做个测试。。不过最终电路改了还要重现实现,得到测试结果等等。离截止日期还有三周,很紧哪。
    这个月底要到Bristol一天,项目会议,又要做PPT。本来两篇paper就压得快喘不过气了。啥事都落在一起。。。
    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从来英国到现在,我的老板从来没有评价过我的研究到底怎么样,直到上周开会我提交了一个研究进展的短报告,老板说他很满意,还问我感觉如何。说实话,在国外没人约束了,效率低下,我对自己的速度不满意。好像再也不能像本科那时候,大半夜一堆人挤在过道里看书到2点,每天只睡6个多小时了。怀念呀。。。
    over,接着休息。休息过度了,也许就该干活了,feel guil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