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ent and IP

看了这周的EETimes,其中有两篇文章挺有意思的,如果有时间,可以看看。pdf

第一篇Engineers should stage a patent strike,讲的是说EE的工程师们应该联合起来对申请专利进行罢工。原因是现在的专利已经不再是促进创新,反而在遏制创新。各个公司都在尽可能的申请专利,通过专利法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同时打压对手。公司的法律顾问都在告诫自己的工程师不要查询现有专利,因为一旦出现专利侵权,在知道某专利存在的情况下的侵权属于恶意侵权,要处以3倍的处罚。这些公司的做法导致专利局每年需要通过170000的专利,无论专利局还是申请专利的公司都没都对专利进行审查。专利的数量上升,但是质量下降。同时各个公司实际上对专利都采与漠然态度,因为工程已经不再去检查是否有同样的专利存在。同时,这种现象正在传到中国,华为,中兴等公司已经开始在中国的专利竞赛。(尽管这样的论调曾经听说,但是看到这些数据和说明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推动工业革命,创新的规则,在百年之后竟变成创新的枷锁。)

第二篇Protecting software IP: what engineers need to know,讲的是软件破解和软件保护之间的斗争。不像硬件,软件通过反编译,终归都能够被破解,这是我们知道的事实,同时也是国内盗版软件大行其道的基础,不过这篇文章里讲到的东西,说明了破解与保护之间的斗争是多么的白热化。为了防止被破解,软件制造者想方设法对代码进行加密、打乱代码执行的顺序让反编译的代码更难读懂、侦测并禁止动态调试软件、对认证相关部分修改变量名等等。尽管如此,软件仍然不可避免地被破解,因为总是有人能够通过反编译或读取机器码来破解。于是,软件公司开始玩黑的,既然很难防止破解,我要寻求赔偿。软件开始加入一些后门,慢慢搜集盗版使用者的用户信息,工作信息,并潜伏一段时间以避开破解人员的注意力,争取在破解版被一些机构使用之后再通过一些必须用网络的功能将这些信息传回。这样就可以通过法律程序索赔。(商业公司的软件再难破解,也总有人能够破解。不过,盗版居然要把商业软件都变成木马,这个也挺可怕的,看来以后还使用开源软件或者购买软件的好,不然说不定哪天法院传票就上门了。)

BTW,最近最大的bt服务器网站,瑞典的pirate bay的创始人被瑞典法院一审认定有罪。http://news.bbc.co.uk/1/hi/technology/8003799.stm

生活状况更新

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有点变懒了,连space也懒得更新了,周围的事情也变得那么的不重要,生活节奏放慢好像是最突出的表现。从重要的事情开始,罗列一下自己觉得应该说说的事情。

中了第一篇paper

嗯,中了,不过不是很高兴,至少从英文来说,不是excited而是joyful。这是一篇历时一年的文章,从08年5月回国就开始写,6月份投到IET CDT special issue,被退回。当然退回的意见很中肯,看来退回也是必然的。然后,基本上重写,1月份投到NOCS 2009,3月份告知录用为short paper,就是那种比poster长,但是比regular paper短的文章,看来连中这个也是幸运了。但是我基本上已经确认不能去参加会议了。会议在美国圣地亚哥,三月份美国签证又被check,今年的check好像格外的持久,都要3个月,已经跟老板说找人代去了。

不过还是值得庆贺一下,如果看看会议的安排(http://circuit.ucsd.edu/~nocs2009/prog.php),中国除了国防科技大之外没有入选,入选的文章也的确都是名校,牛人或是新研究方向。说明我做的东西还是有那么一点价值的吧。

电脑

在去瑞士之前,突发奇想在一天之内决定买一台电脑,因为背着原来的T43去瑞士太重了。于是买了个联想ideapad S10e的上网本,好像国内是这么叫的吧。Atom 1.6 超线程,10寸现实,1G内存和160G硬盘。说实话,还可以,除了屏幕太小了。所以,上个月又破费近80磅搞了个17寸液晶显示器。最经济个月开销不小。

嗯,多说两句。一直不看好MAC。MAC的东西,除了好看,说实话并不好用。接口是特殊的,操作系统也是好看但不实用,加上价格平白无故就会比其他电脑贵上一些。下一次买笔记本,我还得买Thinkpad。至于电脑速度,个人认为快到顶了,再好的CPU也不会带来明显的速度提升。

PhD研究

好像不再像刚来的时候,干劲那么大了。现在处于中间阶段,快一点慢一点都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好像课题该怎么做自己也差不多都明白了,剩下来的就是按部就班的干完,毕业。好像好奇少了,压力小了,人也变懒了。自己发现了这一点,正在不断调整,希望能有所好转。

生活

从去年9月开始我有一份兼职工作,在一家软件公司做测试员。呵呵,那家公司居然被IBM收购了,然后说是减少学生测试员的数量,上个月我的工作没了。不过没关系,除了少了一些收入,影响不大。

欧洲IT行业的裁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继美国裁员之后,包括英国在内欧洲电信公司和计算机公司都在裁员,看来这两年的经济形势确实不太好。不过国内应该还是避风港,为了减少人力成本,大公司其实是向更多的使用亚洲的低成本研究资源。

下学期看来我要自己找房子了。不是学校不给房子,是我觉得我该搬搬家了。在一间屋子呆久了,该换换了。

嗯,就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