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电脑弄好了

两天了,终于把Fedora9给重装了。痛苦啊。。

我们学院采用的是网络文件系统和网络认证系统。所有的用户名、密码、home都是在网络服务器。嗯。

一天,闲来无事,捣鼓电脑,升级之(yum update)。重启后,懵然发觉无法登陆,只有root权限尚存。网络硬盘,用户信息皆无踪影,电脑已然废物。仔细钻研,发觉nis名字系统挂掉,重启rpcbind服务只见RPC timeout错误。经多人检查修复,问题依旧。无奈,发信给管电脑之RA。一小时后,RA发信告知,修复。问题原因乃升级包自身问题。某包将系统级用户rpc黑掉,致使rpcbind服务死锁。

重启电脑发觉电脑仍近废物。仅能root登录,登录后方可切换用户。虽用户信息网络硬盘复现,屏幕分辨率下调至不可忍受之程度。继续捣鼓。突发奇想,升级显卡驱动,终将GUI显示断送,只能用CLI模式登录系统。

无奈。鉴于时已近Xmas,再次求助RA实乃扫人之兴,遂决自行修复重装之。

无Fedora9安装光盘,拷贝iso文件至本地硬盘,并苦研grub终启电脑于安装映像。重装后,复升级系统,RPC问题死灰复燃,仰天长叹,已然午夜0点。仔细分析加之网络google,觉rpcbind包乃罪魁祸首,只有降级之以解心头之恨。省略反复过程若干,rpc通讯复生于午夜1点。

重新配置认证系统,防火墙,nis名字系统,netfs硬盘映射若干外加重启数次,偶终能切换用户,ssh远程访问,唯独网络硬盘不见踪影。鉴于深夜4点,回舍暂睡以图明日再战。

次日,复捣鼓并google,最终凭修复yp.conf与auto.master文件挽回网络automount机制,网络硬盘复现。

总结,Fedora社区玩忽职守,错误升级包至偶折寿损时与人品无数。但凡出现问题,现可重装电脑以修复。泰然。。

Advertisements

我参加圣诞Carol了

当然,我是听众,不要误会。

不过这已经很破格了。我一般对宗教活动很不感冒的。

第一次进入town hall:被同系的中国人拉去,参加了Mancehster Council举办的免费圣诞Carol。在Manchester Town Hall里举行的,不知道是不是就是council building。到了那,才发现我们是仅存的几个中国人。

第一次见到贵族:当然知道英国有贵族,但是今天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古老体制的踪影。歌词上写着有Lord Mayor致辞,我还以为是市长。结果最开始走进去一个老太太。更让我奇怪的是,所有人不由自主都站起来了,然后这个老太太走上台,说have seated please,大家又坐下了。猜到了吧,这就是贵族,遇到贵族要行注目礼?呵呵,我还以为只有King呢。英国贵族在重要场合都是要带他们那硕大无比的项链的,电视上看过,亲眼看是第一回。说实话,她讲完了我才缓过神来,明白怎么回事。

第一次唱圣诞歌:不是中国的圣诞歌,应该叫Christ Songs。恩,Grace同学肯定知道是什么。我可从来没想到我要唱这个,根本没想过,要早知道,打死我都不去,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可是,它居然要求在唱诗班唱一曲之后,所有的观众要起立合唱一曲。交替进行。我居然唱了6首!(我真的唱了,我的观点是,打死都不去,去了该干嘛干嘛。。)

第一次发现祷告(pray)会说两次Amen:强迫我祷告了2次。祷告就祷告吧,可是这个让我感到出奇的傻。在结束的时候,也就是第二次祷告的时候,牧师先说了一次Amen,我就抬头了,结果发现所有人都低着头。原来还没完!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还没完呢?难道这个不是以Amen结束的。(其实第一次要祷告的时候,我走神了,没听出来,等所有都低头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丑死啦!)

对了,谁能告诉我,对于Anglican来说,教堂也是cathedral吗?还是说我参加的是天主教的?不过我更人觉得是Anglican的,圣歌里歌颂king了。

终于回来了,继续我的无信仰生活。哈哈,God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