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老爸心情不好,工作被调动了。
    从科研处长换成博物馆长了,虽然是平级调动,但显然是从核心部门调到了休闲部门。老爸回家说很多人都调了,但这显然是自我安慰。
    不过我觉得还好,当博物馆长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累了。不过太突然了,一天之内就变了,我也不适应。
Advertisements

两件值得记载的事情

第一件:
离开北京市嵌入式系统重点实验室之前完成的最后一个芯片设计项目,DVBT地面数字电视无线广播系统数字解调芯片设计,在前几天流片回来了。并且,放出图像来了,工作正常。比较惭愧,在实验室两年,这是我认为的,第一个真正参与设计的并流片的芯片,同时也是最后一个。不过,至少证明,俺的片子工作啦!
 
第二件:
论文草稿完成,送交导师审查。过程中发现还有好多东东可写。今年要多写几篇,努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