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一天

昨天基本上是上研究生以来玩得最疯狂的一天了。
 
早上6:20自己就醒了,因为今天有球赛。我在的实验室和自己的班级球队踢。因为实验室人少,我在实验室的一边,右后卫,有些痛苦,踢也不是,不踢也不是。所以决定,自己在的半场,防守但是不放倒人,另一半场,不管了。基本执行。但是,忘了哪位同学了,撞了我一下,现在背上和脖子都是疼的。还有李伟伟同学,多次亲密接触,最后一次居然把我撞倒在地,过分哪!最后实验室以预料之中的大比分告败。
 
踢完球,已是9点,去京客隆购物并吃中午饭。下午1点开始,坐在屋里开玩Nation。晚上,宗哥出现,对挑。我才刚刚完第二天,两场下来,居然获胜一场。这还不是最过分的,后来doni,didi,atom加入,3队互殴。我的位置太好,左边防守型电脑,下边是宗哥同组。在其他人都在肉搏之时,我疯狂发展,直至全球繁荣和人工智能阶段。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解决电脑,地面部队开入didi领土,立刻占领首都,同时空中部队派出数架隐形战机帮助宗哥打doni。didi部队刚回来救首都,已经陷落。然后3颗原子弹轰到atom的三个主要城市,基本夷为平地。地面部队进入,atom告败。
 
最后占领70%以上领土获胜。此时已经晚上11点了。至此,已经玩了16个小时了。累了,睡觉。
 
 
Advertisements

又一个无人的周末

    继上一回爸妈到四川旅游,导致本人两周处于家中无人状态之后,这周他们又要出去了。这一回是到海南和深圳,据说机票都给我订好了。不过,经过老爸多次劝说我请假出游之后,我依然选择留了下来。
    老板说现在的DVBT是实验室的生命线,我知道这夸张了它的重要性。不过鉴于我是负责它的调试人员之一(总共就三个人),我又敬业了一次。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我去如此这般,可是也没什么理由让我请假出游。算了吧,尽管以后也没这样的机会了。
    确实累了。经实验室已经快两年了,假期从来没有连续超过7天。我想放长假。可是这种愿望,好像从进入实验室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渺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