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英语讨论课

    今天上了研究生的最后2节英语讨论课,本身准备是修身养性,不要过于冲动,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讨论的问题是北京的房价太高,应当如何对应。很多人,甚至已经是全班同学的观点都是政府应当采取措施。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何大家都认为政府应当管如此这么多的事情,以至于每次有关社会问题的讨论,政府应当处理解决往往都是对应措施中的一条。实际上,就这个房价的问题本身,它本身就是一个商业的问题,与政府没有太多关联。何况为了解决很多低工资人的住房问题,已经推出商品适用房,公积金贷款,分期付款等等有利政策,如果再进一步限制房价,实际上对市场原则已经是一种打击。而且已经有人从中渔利,发横财了。
    从我的观点来看,国家政府实际上是一种执行机构,而不应当限制什么。而每一个新设立的机构,都会培养新的一批蛀虫。比如说国资委,为了解决国有资产改革的问题,又不能像苏联一样几百天内私有化,因此设立了这么一个机构,来管理国有资产,作为国有资产股份制的监督机构。然而,事与愿违,本身是监督的机构,却造成国有资产的不断流失,国资委成为新的一批大权独揽,腐败的机构。究其原因,实际上就是国家行政手段干预的根本弱点。一旦需要干预,就要下放权力,由于权力下放,一批人得了权力就会使用,滥用,造成腐败。为了防止腐败,又有新的一批监督机构,监督者同时也得到了新的特权,因此又滋生了一种新的增长点。因此,最终归结过来,政府行为不象市场规则,市场规则是适者生存,引发整个市场的变革,但不会给任何人腐败的特权。但是政府行为不一样,政府行为需要执法者去执行,执行机构本身就是特权阶级,权力一旦下放就很更难收回,就好像从别人手里拿钱高兴但给出去就肯定不高兴的道理一样。就这样的考虑,任何直接需要政府出面的问题,实际上应该是规则性问题,没有这种正常的规则,市场无法正确发展,才需要政府干预。而房价,限制房价本身就是在破坏规则。
    所以,实在没有忍住,连发了两次大的言论,紧张到以至于声音都变调了,更何况是拿英语来解释。本身就差不多是舌战群儒了。好不容易大钟同学支持我一下,还被占仓兄化作他方阵营。这个问题本身就过于复杂了,肯定没有说清楚,更何况最后一节课我基本上是在反驳全班观点,不吐不快,所以在自己的space上发泄一下,就算是个了结吧。
Advertisements

关于 W. Song
Research Associate in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5 Responses to 最后一次英语讨论课

  1. Adam says:

    哈哈~你这家伙,居然被占仓划为地方阵营……真有他的,不过前提是——真有你的!~哈哈
    舌战群儒,你果然是改不了要说就说的习惯啊~嘿嘿~不过在学校时没问题地~
    有空的话去看你

  2. says: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但是感觉得到政府调控的手法渐渐走向成熟。本来还想说一通道理,但是想来想去还是一句:这个问题太复杂,有很多个角度,很多种方法去看。我外乎这个问题现在整个社都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3. Tendy says:

    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对低收入者进行房屋补贴,切实解决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对于高收入者征收一定的房屋购置税。稳定因为房地产而造成的收入分化问题。
     
    如果大规模的改革势在必行,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现在既相信政府,又对政府的某些行为保留意见,那天的谈话我都不知道应该向着哪方说。我保持中立。

  4. 66 says:

    呵呵,看来是真的气到了…
    其实,你的反对派,包括我,是以政府可以真正起到它的职能的前提下的.对事不对人了,喝点茶哈…

  5. says:

    跟我的看法一致,我很担心政府的腐败,低效,和不作为会断送中国来之不易的发展时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